物要如何格?
2017-12-26 14:11:13  来源:《中国慈善家》2017年11月刊   作者:陈绍诚 撰文

\

  上个月讲过儒学的八目三纲及其互相关系,八目里的第一项是格物。我们常听到“格物致知”,古人关于“格物”的解释甚多,异说纷纭,而朱子《大学章句》所述“格,至也。物,犹事也 。穷至事物之理,欲其极处,无不到也”最为平实,也符合儒家的“言近而指远守约而施博”、“极高明而道中庸”之义。人类生活不能离开事物,所以民生日用彝伦自然也不待求之外。而“必穷至事物之理,欲其极处无不到”,很合乎科学研究的精神。虽然如此,但如果仅仅在物的繁琐碎屑事上围绕,而忽略于应用人之日常生活,则未必能通达事物全体之大用,流弊所至,或有玩物丧志之可能。所以“格物”的本义是指对事物加以观察、研究、分析、比较、实验之意。

  物的性质,形形色色,甚是复杂;事之种类,千变万化,亦是繁多。若不将一切事物加以归纳、区分,及详细解析,着重比较与应用,则物之种与性不见,事之因和果不知,就无法获得灼见与真知,对人生应用实用完全无所帮助。所以对一切事物势必先以归纳法明了其个别之实相,对一切事物确定其共通性之原则,再以演绎法,根据前面所述归纳法所得之共通原则,以推论事物之个别事实与真相。如此一来在事物本身就已经过明确的分析与综合研究,接下来再就时空比较先后及难易,以定其取舍之缓急与行止之疾徐,则无论多少事物,无不可知其利害得失亦。

  大学云:“致知在格物。”要达到“知”,首先要理解格物。如何达到格物?格物的方法如何?步骤程序如何?中庸里对此有很好的指示:“博学之,审问之,慎思之,明辨之,笃行之。有弗学,学之弗能,弗措也;有弗问,问之弗知,弗措也;有弗思,思之弗得,弗措也;有弗辨,辨之弗明,弗措也;有弗行,行之弗笃,弗措也。人一能之己百之,人十能之己千之。果能此道矣,虽愚必明,虽柔必强。”

  知识材料欲其丰富,是以学必须博;知识之追求欲其正确,是以问必须审;知识之推考欲其细密,是以思必须慎;知识之判断欲其严切,是以辨必须明。经过此四个阶段之“格”的功夫,则既知之,必能行之。但怕行之不笃,所以最后一阶段为笃行。所有学、问、思、辨、行,皆贯彻到底,不可半途而废,不可见异思迁,别人用一分力气可以达到,自己就要用一百分力气去做;别人用一百分力气可以做到,自己要更努力用一千分力气去做到,不至不休,最后才能有成功的希望。

  博学、审问、慎思、明辨、笃行看似为五阶段的功夫,但这五者实为一串事情。学、问、思、辨皆属于知之事,唯有笃行乃行之事。然而知与行并非对立,也没有轻重大小之分,并不是求知时行就停止,也不是行之时知就荒废,而是一面知一面行,一面行一面知,因此行的范围则是知的范围。我们不是为知而求知,但是是为行而求知。知而不行,等于不知,光懂理论而无法实践实验,理论则都是空谈,能从知里得行的方法,从行里确认知,因此会随知随行,愈行愈知。

  我们在求学时是累积知识的时候,但获取知识的正确方法更为重要,一旦有了正确的方法,学习知识的速度和深度则会大幅度提升,也就是这样格物被放在了八目里的第一位。

  由于篇幅字数原因,将于下次详细解说博学、审问、慎思、明辨、笃行这五段功夫。



(本文为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?。?/p>

相关内容

版权所有@慈传媒  京ICP备12040033号 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